欢迎您访问中学教育网中学教育网为您提供中学学校、家长必读、中考等信息,也可以到“中学教育网问吧”提出问题。
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学校新闻

夫妻10年收900万个塑料瓶 供儿子出国留学(图)

2014-02-24 10:42:01  作者:zhxjyw   来源:中学教育网  网友评论 0

  老朱说,刮掉塑料瓶的包装纸,按颜色分好类,价钱卖得起一些。 花花绿绿的塑料瓶,垒成了一座小山,像一条待倾的垂瀑。“小山”旁,54岁的朱家谷正绽放一朵厚实的笑。再过几天,他在成都...

夫妻10年收900万个塑料瓶 供儿子出国留学(图)   老朱说,刮掉塑料瓶的包装纸,按颜色分好类,价钱卖得起一些。 花花绿绿的塑料瓶,垒成了一座小山,像一条待倾的垂瀑。“小山”旁,54岁的朱家谷正绽放一朵厚实的笑。再过几天,他在成都和东莞工作的两个儿子就回家了。一家人将在这个他苦心经营10年的“垃圾工厂”过年。

老朱一天要收300来斤塑料瓶,一斤约30个;一年大概要收20万吨塑料瓶 ,还有其他塑料品20多吨。每天约9000个塑料瓶,老朱的爱人刘建英得用手刮掉包装纸,按颜色分类。

来衡阳打拼的江西人老朱,十年里靠着这个小小垃圾回收站,夫妻俩供两个儿子上大学。老朱看过一本书《宋氏家族》,宋氏一门因为知识才干满门荣耀的故事,极大地触动了他。“我有一个梦想,让小孩多读点书,跳出山沟,有出息。”如今,他们的大儿子已博士毕业,曾留学德国。

1月20日,本报记者赴衡阳,造访老朱夫妻,触摸他们的朴实梦想。

“十年回收了差不多900万个塑料瓶”

穿过衡阳电厂的老大院,拐过一段泥土坡,有一座废旧的老厂房。这是老朱的“工厂”,他已在这里奋斗了10年。

1月初,老朱南下广东,将约8吨废塑料卖给塑料材料生产厂家。这是他半年一次的“例行公事”。54岁的老朱是江西吉安人,1995年来到衡阳打拼。2004年初,他租下这栋废厂房,成立了一家废旧塑料回收加工厂。先从大街小巷回收废塑料,然后分类、清洗、装包,再卖掉。

在衡阳本地,老朱也会卖掉一部分,但更多的塑料由他亲自押往广东“直销”。“ 在衡阳卖,得先卖给一个老板,再转卖出去,被赚走了过桥价。”老朱盘算着:“卖到广东7800元一吨,比在衡阳多卖一千多元。”

尽管临近过年,只要不下雨,老朱每天都要走街串巷收垃圾。他的电话号码早已被“公示”,一个电话响起,老朱就发动电动三轮车上门收货。电动三轮是这两年更新的设备,此前他每天踩着人力三轮车来来往往,有时驮着好几百斤。老朱还在衡阳五一路上设了个回收站点,附近店家和市民会将可回收的垃圾送来。

54岁的刘建英是朱家谷的爱人。作为“留守军团”,她每天得坐在小板凳上奋战10个小时,将约9000个塑料瓶刮掉包装纸,并按颜色分类。“这样价钱卖得起一些”,老朱告诉记者。分类过后,还得清洗干净,再装包。

刘建英的双手布满老茧,一道道口子裂开。最让她难受的,还是长年累月的“板凳时光”,让她的肚子鼓胀。

老朱告诉记者:“十年回收了差不多900万个塑料瓶,每年还有其他塑料品20多吨。”

只有拼命读书,才能跳出山沟

900万个塑料瓶的背后,有一个简单的心愿:送两个儿子读书。

老朱认为,只有拼命读书,才能跳出山沟。“为了培养小孩,什么都不怕。让他们多读点书,有知识有出息,对国家也有利。”培养一个人不容易,农村父母尤其如此。老朱对自己的期许是:“做父母亲的,就要辛苦点,前人辛苦, 后人享福。”

2006年,在湖南师范大学商学院读大三的小儿子忽然不想上学、想去做生意发财。老朱着急上火,苦口婆心地劝说:“发财的时候还没有到,多读一些书,今后才能发财。真正发财的人,背后是有背景的。离开背景,要发财,起码得有本事。先上学,先吃苦,从打工者到老板,从士兵到将军。”年轻气盛的小儿子并没听他的话,而是相信“少年出英雄”,辍学做起手机生意。两年之后,曾经意气风发的小儿子终于后悔“当时没有听爸爸的话”。现在,老朱的小儿子在东莞一家工厂搞雕刻。

让老朱高兴的是,大儿子朱轼(化名)已从四川电子科技大学博士毕业,现在成都做通讯研究开发工作,还曾到德国留学一年。

除了给儿子物质和精神上的支持,没上过大学的朱家谷觉得要让儿子朱轼更有出息,得请有能力有远见的人给他做人生指引。他花费很大力气,终于找到了一位离家几十年、已成为四川大学博士生导师的老乡朱徽,并成功说服朱徽给自己的儿子指点与参谋。

在吉安老家,朱家谷所在的村里,“姓朱的人有几百,从解放前到现在,高中生都没出几个。我想为朱家培养一个人才。”每年清明,朱家谷都要回乡扫墓。有时,在父母坟前他一边放鞭炮,一边流眼泪。“我认定的路,一定要走到。但现在还没成功,两个小孩还没读出来,希望祖宗保他们平安。有时生意不好做,有时没钱,有时老婆不理解我,我自己也有气没处说。”生活中,老朱是个爱笑的人。他说,培养有出息的人,比什么都开心。

被宋氏家族靠读书发达的故事触动

“我原本也想读书,但家里条件不好。5岁时父亲去世,不久母亲改嫁。伯母抚养我长大。”念完高中,朱家谷辍学务农。当初的他,并不知道读书的意义。“离开学校时,老师对我讲,‘你要读书啊,十个人当不得一个人’,意思是十个人当不得一个读书人。”当时的他不以为然。

上世纪80年代,他成为村里第一个承包土地的人。鼎盛时期,他和妻子承包了30多亩田。“不少田在山沟里,一早出门干活直到天乌黑回来。自己用牛犁田,用脚踩的打谷机脱粒。”一心想“整出点名堂、创自己的事业”,年轻的朱家谷种过甘蔗、花生、芝麻,还种药材,结果赔了。

1995年,朱家谷来到衡阳闯荡,进了衡阳市自来水公司瓶盖厂。渐渐地,他开始明白老师所说“十个人当不得一个人”的意思,他决心好好培养两个儿子,“凭借知识跳出山沟”。后来,朱家谷看到塑料制品越来越多,觉得塑料回收也将越来越多。2004年,他开始经营垃圾回收站。2008年金融危机,“塑料瓶子收2.8元一斤,卖1.5元一斤,跌得好头疼!”那一年,已读完硕士研究生的大儿子提出要读博士,老朱咬紧牙关同意了。

朱家谷一直记着孔子的话:生而知之,学而知之。喜欢看老一辈革命家故事的他,记得王震在经营新疆时说过,“枪杆子打不到的地方,科技可以打到”。他曾看过《宋氏家族》一书,宋氏一门“靠读书发达”、因为知识才干满门荣耀的故事,极大地触动了他。他想向宋庆龄的父亲宋嘉树学习,“拼命培养小孩读书”。

儿子朱轼告诉老朱,有同事跟他说“你爸爸妈妈真好,培养你读书。我爸妈早早让我去打工……”

塑料瓶成堆的大厅一侧,被辟了一个小隔间,那是老朱夫妇的卧室。一张床,一个衣柜,别无余物。大厅后面,是厨房。老朱一天的乐趣和轻松时刻,是在晚上一边喝点小酒,一边跟儿子打电话。现在,他的心事是两个儿子还没成家。好在再过几天,他们都将带着女朋友来这里过年。

文/三湘华声全媒体 记者 李婷 图/记者 童迪

老朱一天要回收300来斤塑料瓶,一斤约30个。老朱的爱人刘建英得用手刮掉包装纸,按颜色分类。老朱在家时,也会加入这项“工程”。   老朱一天要回收300来斤塑料瓶,一斤约30个。老朱的爱人刘建英得用手刮掉包装纸,按颜色分类。老朱在家时,也会加入这项“工程”。

老朱一定要做吉安名菜“四星望月”给记者吃。 老朱一定要做吉安名菜“四星望月”给记者吃。 只要不下雨,老朱每天都要走街串巷收垃圾。 只要不下雨,老朱每天都要走街串巷收垃圾。 每天约9000个塑料瓶,得用手刮掉包装纸并分类,老朱和爱人刘建英两手布满老茧。 每天约9000个塑料瓶,得用手刮掉包装纸并分类,老朱和爱人刘建英两手布满老茧。

衡阳蒸水边,老朱的垃圾工厂像个被遗忘的世界。   衡阳蒸水边,老朱的垃圾工厂像个被遗忘的世界。

对话

回收垃圾供出博士儿子的背后,朱家谷有怎样的想法?博士儿子又有怎样的感受与行动?记者分别与老朱、老朱之子朱轼展开对话。

父亲:只要他们有出息,比什么都开心

都市周末:现在社会上有一种观点认为“读书无用”,你为什么相信读书有用,尽心尽力送儿子上学?

朱家谷:有人对我讲过“读书的当不得养猪的,当官的当不得擦皮鞋的”。养猪的遇到猪发灾,价格掉下来,你看苦不苦?不晓得你种过田没有,大热天搞双抢,几辛苦啊!只有从我们这一辈做起,让下一辈跳出山沟。往大里说,不读书没知识,科技怎么进步,国家怎么发展?

都市周末:有人说送子女上完大学就可以了,你为什么还要送儿子读博士呢?有没有人说过你傻?

朱家谷:我妹夫就是这样讲的。我回答他,邓小平六七十岁才当大用,之前还三起三落呢。读了书的人到底不一样!有句话叫“站在家门口,望到******”,人不能只看着脚底下,看着******,人看待问题就不一样啊。

都市周末:你跟儿子打电话会交流些什么?在特定节日,比如父亲节、过年,他们会不会跟你主动说些什么?

朱家谷:我基本上晚上11点多跟儿子打电话,问他有没有在看书,聊聊工作生活中的事。我看报纸、在外面看到好的东西,也会分享给他。毛泽东说江青“有武则天的心,没有武则天的才”,我问儿子,你懂这话的意思吧。所以人还是要有文化有能力。有时也出题考他,你知道毛主席喜欢看哪四本书吗?“《三国》、《水浒》、《红楼梦》、《聊斋》咯。”我继续问他为什么,他不知道,我就告诉他。看《三国》不光看战争、战术,还有外交;看《聊斋》他看到清朝的腐败,他把这本书看死了,所以他把国民党的腐败看死了。

父亲节、母亲节,他们会打电话回来。过节时,会问我们买了好菜没。我也提醒他们,给女朋友的父母亲打电话。说到回报,具体的还没有,说要寄钱回来,我们现在还不需要他们的钱。只要他们有出息,比什么都开心。

儿子:父亲让我骄傲,是我的榜样

都市周末:父母是不是从小告诉你们读书很重要?你当时怎么想,现在呢?

朱轼:我的父母亲,培养我们两兄弟,一年又一年含辛茹苦,很不容易。他们的工作,挺脏挺累的。我希望他们以后生活过好点。等我这边稳定点,我想把他们接出来,一起生活,让他们不再那么劳累。

我不想在媒体上渲染太多。我父母的想法很简单朴实,就是希望子女有好的前程,不要跟他一样在农村种地。他总是教育我,要想有好的前程,必须要读书。他的想法不在于钱财回报。我理解他的意思,也知道他的期待。

大学毕业后,没有跟父母一起过过年,在家跟父母吃饭、团聚都很少。在这方面,我做的太少,关心父母也太少。一个人在外面,忙的事情比较多。现在基本就在实验室,特别忙,很少出来。

都市周末:在你心里,父亲是个怎样的人?他对你影响最大的是什么?

朱轼:父亲有一点让我骄傲。他做事情很认真,认定的事,不论辛劳,会一直做下去。他是个值得尊敬的普通人。这种坚韧不拔的精神,也给了我榜样,我做科研,会有遇到困难做不下去的时候,父亲会提醒我换种思路和方法,坚持下去。他不管做什么,都很用心。

记者手记

大地之光虽然微弱,但永恒。

大地的微光

李婷

老朱的故事让我特别感动。从他身上,我仿佛看到了很多普通父母的影子、朴实的心愿和信念。

我也来自农村,做木工的祖父靠着日复一日的活计,千锤万刨地供我上大学。我的大学好友邱邱的父亲,跟老朱一样,依靠在城市回收垃圾,供养了3个子女。邱邱大学毕业后,成了一家大企业的员工。

靠回收垃圾送儿子读博士、留学德国,这背后有着中国普通人勤劳善良、勇毅踏实的民族精神血脉,有着对知识的崇敬,对读书的信赖。相信通过奋斗和读书可以让子女跳出山沟,实现阶层的垂直提升。即使这种相信有时并不能得到百分百的报偿与实现,他们仍秉持着这朴实的信念。

10年回收处理900万个塑料瓶、不计脏苦累的背后,还有着对子女最简单而深沉的爱,不计回报的爱。我爷爷一直有坐飞机去北京的心愿。去年,当我决心请假陪他一偿夙愿时,他忽然“不想去了”。我知道,他舍不得我花钱,舍不得我耽误工作。

比起擅用自媒体工具的我们这些80后、90后,很多像老朱一样普通的中国传统父母,不善言辞与表达,或者把一切埋在心底,在生活的海洋里静寂无声。我愿意倾听、更愿意分享老朱的故事,因为他们大地一般的沉默里蕴藏着最纯粹的信念与能量,它们就像荡涤浮华的无声惊雷,哪怕最微小的共振和呼应,都自有闪亮的意义。

转载请保留本链接:中学教育网(www.zhxjyw.com)
课程名称 主讲老师 详情
初一年级 新初一新学期课程! 黄老师等 查看详情>>
初二年级 新初二新学期课程 李华等 查看详情>>
初三年级 新初三新学期课程,领先一路 杨老师等 查看详情>>
高一年级 新高一新学期课程! 黎宁等 查看详情>>
高一20课时免费课程推荐 丁益祥等 查看详情>>
高二年级 高二新学期VIP班 王遐之等 查看详情>>
高二20课时免费课程推荐! 林祖荣等 查看详情>>
高三年级 高三新学期VIP班 郑克强等 查看详情>>
高三20课时免费课程推荐 李俊和等 查看详情>>
更多课程+更多介绍>>点击进入

最新评论
  • 验证码: